lm5tr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征服美職籃-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甜瓜成菜(上)展示-4kzuz

征服美職籃
小說推薦征服美職籃
这样看来,安东尼真的应该为乔丹挽回声誉以报答飞人的知遇之恩,更何况,他还有这个本事。03年选秀,小皇帝詹姆斯是状元秀的绝对大热人选,而乔丹在这个当口却没有随声附和众人口径,他力挺安东尼,说这位锡拉丘兹大学的一年级生才真正配得上状元的名号,为安东尼打了一针强心剂。
尽管最终詹姆斯不出所料赢得头名新秀,但乔丹与安东尼之间的忘年之交算是结下了。他关注安东尼的比赛,关心他的成长,并不时打电话和他交流,向他提出自己的建议和忠告。在安东尼逐渐长大的过程中,可以说,乔丹一直扮演着一个朋友和导师的角色。
神医傲世:我是祸水,我怕谁!
菜鸟赛季与活塞一役,安东尼因为比赛过早进入垃圾时间而沮丧地拒绝在第四节出赛,造成了极为负面的影响,甚至使他在和勒布朗詹姆斯争夺年度最佳新秀荣誉的过程中也因此失分不少。
而就在安东尼情绪陷入低潮时,乔丹的电话来了。他告诚安东尼要吸取皮蓬十年前的教训,不要自前途,应该努力挽回形象。十年前.皮蓬也曾因为拒绝为公牛队打一场季后赛而成为群起攻击的对象,乔丹希望安东尼能够引以为戒。
他的金玉良言为这位探花秀解开了所有的迷惑,也指明了前路的方向。的确,乔丹是把自己的第一双签名球鞋送给了麦迪,但麦迪却从未有幸让飞人因为他来看一场比赛,甚至劳动他老人家大驾专程来到喧闹的更衣室,只为和他本人说上几句悄悄话。
而因为安东尼的原因,以上这些,乔丹都做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04年4月12日,掘金与国王一役,百事中心显赫位置的包厢里端坐着飞人陛下,包括安东尼的母亲玛丽、掘金老板克罗恩克、总经理范德维奇在内的东道主在一旁坐陪。
所有人都知道乔丹这次为谁而来,因为每个人都认识安瑟尼在赛前训练时穿着的那件球衣,乔丹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穿过的9号球衣复制品。
一切都已无需说明。乔丹在赛后驾临掘金队更衣室与安东尼会面,两个人具体说了些什么事后未经透露。
安东尼只是说了一句,“他是老师,我是学生。”这是一句他在nike宣传片里的广告语,而在那个片子里,安东尼脚上穿着的,正是一双 Air Jordan1.5代。难道接过飞人手中枪的不是安东尼吗?
未来几年里,安东尼必须做到让乔丹满意。而谁都知道,想要得飞人的心,难比登天。皮蓬贵为当时联盟里头号全能的小前锋,但在苛刻的乔丹那里,他得到的仍然是埋怨,甚至白眼,安东尼能搞定飞人吗?没人知道。
精靈寵物店
長生天地
但他必须尽最大的努力去做这件事情,否则,乔丹仍然会是老师而安东尼则肯定是没份做飞人的学生了。
超凡兵王 8難
如果不出意外,卡尔未来几年都将会在掘金队当家做主。而如果安东尼想要自己今后在丹佛的日子过得舒心,他恐怕必须要先搞定这个胖老头,这一点,相当重要。
卡尔是一个强权的教头,为维护尊威他有时甚至欠缺一些起码的技巧,而这也是他在密尔沃基最后和大狗罗宾逊、卡塞尔与雷阿伦等三个火枪手都闹得不欢而散的原因。但在执教水准上,老卡尔绝对让人服气。
在丹佛,没人敢质疑卡尔的执教能力,他是掘金队的绝对当权派,而就是这个当权派,却一度把安东尼冻在了板凳上。在卡尔接手掘金队之前,安东尼在最后时刻从来都是场上铁打不动的兵,可卡尔却有本事在比赛最后时刻让他做一个看热闹的观众。
于是去年二月与灰熊一役オ有了安东尼被替换下场时飞向老卡尔的一条毛巾。尽管他事后向教练道了歉,但这并无法取信于卡尔。也不是卡尔小肚鸡肠,而是他并不认为安东尼的打球方式可以帮助掘金队在最后关头摆平对手,他需要比安东尼更加稳健也更加有效的一样武器,而不是随意的,甚至有时是在小孩儿脾气的一介顽童。
前面说过了,卡尔很强势,如果你拿不出确实的例证摆在他的面前,那就甭想说服他。所以安上尼除了闭门修炼,取得真经,并亮出全部看家本领之外,还真是没有其他法子打动卡尔。如果安东尼不能做到这一点他想再向前一步,恐怕真的很难。
安东尼今年21岁,严格地说起来,还是一个半熟少年。所以在修成正果、功德圆满之前,他最大的敌人并不是其他什么人,而是他自己。
对于安东尼来说,本赛季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修正期,他需要明确一些东西,坚持一些东西,摒弃一些东西。因为此前他的比赛已经误入歧途,而他的个人形象也遭受了场不小的浩劫,或者说是一场噩梦要更为确切一些。
启天佣兵录(异界篇)
霍格沃茨的魔法师 大道随心
雅典奥运会上的影子人、夜总会里的一场混战、身上带了不该带的东西,还有那张引起轩然大波的DVD……自从03年安瑟尼为锡拉丘兹大学得校史上的第一个NCAA冠军,他还从来没有感到如此绝望过。
而经过了一个夏天的反省和自悟安东尼决定对自己进行一个全面的修正。尽管在公众挑剔的眼神里长大是一件相当艰难的事情,但他决定迎接这个挑战。
黑首席的截获妻 镎钰nayu
黴女翻身記 風之輕寒
告白校草後 詩卿rlis
九界鸿尊
在很多人看来,安东尼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但他自己并不承认这一点,来听听他的一番自辩。“那不是骄傲不骄傲的问题,而是自信与否的问题。我认为这是我的球队,事实上我已经在做一个领袖应该做的事情,我的队友们也都知道这一点。但我一个人无法让球队向前走,我需要他们。而如果他们需要一个肩膀用来依靠,那么我就是那个肩膀。或许每个人都有年少轻狂的时期,年少轻狂并不是一种错,如果它能被用在最恰当的地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