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09k精华言情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第1135章 斷後閲讀-v8sm6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炮弹的爆炸声和火枪的射击声,伴随着准噶尔兵野兽般的嚎叫,响彻在山谷中。
大路上,两个千人队的准噶尔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向断后的明军冲杀过来。
一些躲在暗处设伏的明军士兵,被从天而降的炮弹意外击中,残肢连同被炸飞的枯枝碎石,如下雨一般飞扬。
徐明武看着心痛万分,他的这些部下,虽然只是明军中的二流部队,相对天武军缺乏训练,但他们不缺乏杀敌报国的勇气!
他们敢跟敌人动真格的!丝毫没有被战场的惨烈和敌人的凶猛吓破了胆!
如果假以时日,徐明武有把握把那些弟兄训练成一支不亚于天武军的现代化军队!
然而,老天爷似乎并不想给他时间,围杀过来的准噶军太多了,多到让人头皮发麻!
准噶尔军源源不断涌了过来,徐明武手里的兵,包括秦时月的三十来亲兵,林林总总加起来也不到五百人了。
因為愛妳才要永遠陪著妳
原本徐明武打算靠着明军典型的排枪阵法威慑敌人,然而敌人有火炮辅助,他压根就不敢下令排枪,那样纯粹是送死的玩法!
最终明军以哨队为单位,进行自由反击,然而他们打光了子弹,也挡不住准噶尔军如潮般的进攻,双方很快接近融入一起,形成了白刃战。
徐明武所部仅剩的五百来人,为了给汉王等主力部队争取撤退的时间,与准噶尔军展开了殊死搏斗。
此间尸横累累,双方都杀红了眼,徐明武一连砍翻了四个鞑子兵,却和秦时月一起,被无数准噶尔军包围了。
准噶尔军的头目已经看出来了,这俩货应是明军的指挥官,所以集中兵力专门干他们。
“大人,怕是守不住了!”
徐明武的亲卫队长徐东颜喘息着说道,他原是徐青山的亲兵,搏杀能力出众,去年开始就成了徐明武的贴身护卫。
然而此时的徐东颜,身上挂彩数处,肩下的骇人伤口更是血流不止,成了一个血人。
溫暖的屍體 梁乂橙
徐明武提着敌人的弯刀,与一名准噶尔兵一边狗斗,一边喝道:“野狗太多了,边打边退,能走多少是多少!”
徐明武退到秦时月身旁,冲着他道:“秦兄,想媳妇没?”
“老子是男人,才不会那么没出息!”秦时月喝道。
他端着武十步枪,枪里的子弹早就打完了,刺刀都拼得弯曲了。
秦时月只能把这支世界上最先进的步枪,当棒缒使杀敌,结果枪管被砸得变了形,彻底成了烧火棍。
堂堂一个炮兵营总,竟落到与敌人拼刺刀的地步,徐明武担心人才流失,劝道:“秦兄,你再不撤离,等你战死了,兄弟可要替你照顾老婆孩子了!”
秦时月哈哈一笑:“你小子连女人都没碰过,装什么男人!我劝你小子还是赶紧撤离,可别英年早逝,无后而终了!”
“放屁!”徐明武喝道。
这一次,秦时月没有骂他,反而相约道:“老弟,等打完仗了,我带你去秦淮河走走,啧啧,那里的姑娘,一个比一个水灵!”
“你他妈的说话算数!”徐明武大喝一声,提起马刀,冲向一个持刀砍来的准噶尔兵。
这个鞑子兵也有两下子,还知道虚晃一刀,让过徐明武的砍刀,来了个绕后,举刀对着徐明武的后背就是一记斜劈。
“嘭”的一声闷响,该名准噶尔兵两眼一翻,一头栽倒在地。
只见徐东颜手中还举着染血的步枪,那名鞑子名显然是被他敲了后脑瓜子。
与世界诸国横向相比,明军训练有素,单兵作战能力极强。
他们利用山石树木为掩护,前后协同,甚至有十几个明军端着明晃晃的刺刀,结阵锐阵嚎叫着发起冲击。
面对这十几张变形的脸,准噶尔军被他们的攻势所震撼,顿时慌了手脚,竟然被吓呆了。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 三月棠墨
我們就這樣愛了
“快撤!”徐明武大喝道。
趁着此时,数百名明军士兵放弃了与敌缠斗,撒腿就跑。
准噶尔军先是愣了愣,继而呼啦一声再度追去。
秦时月带着亲兵断后,挺枪便刺,一眨眼的功夫,就有十几个准噶尔兵死在他们的刺刀下。
秦时月浑身是伤,鲜血染红了半个身子,他端着武十步枪,发出一声大喝:“二郎们,都跟老子来,干死这帮狗日的鞑子,拿他们的小命祭炮!”
他手下的亲兵们端着刺刀,跟着他扑向了敌人,与准噶尔兵厮打在一起。
徐明武正在组织撤退,忽然听得身后喝声,转身望去,顿时满脸大急。
这轴货怎么不撤,反而杀向敌人了?
听到“祭炮”二字,徐明武这才明白,原来这家伙还在心疼武皇炮!这是要殉炮呐!
他一咬牙,独自抄起武器便杀了回去。
秦时月生在广州市舶司的官宦人家,自幼与西洋人接触,童年受到了间谍外教的教育,变得极度崇外。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通读中外历史后明白了很多事,进入皇明军校后,秦时月更是接受思想上的洗礼,逐渐转变成了一个坚定的爱国者,随时准备为国牺牲!
现在,他心爱的六门武皇炮没了,炮营几乎被打散了,秦时月感觉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想要战死体现自己最多的价值!
惡毒女配翻身記 五塊錢
秦时月刺死了一个准噶尔兵,自己的大腿也挨了一刀,血流不止,正要喘口气,又有二十多个准噶尔军冲上了山,把他和仅剩的七八个亲兵包围了起来。
一个身披铠甲、头戴尖顶盔的准噶尔军头目,手持马刀指着秦时月,以生硬的汉语大声吼道:“你这明将算是个好汉!跪降我大汗,留你一命!”
秦时月吞了口吐沫,端着武十步枪大笑三声,叫道:“我看你他妈的也是条好汉,投降我大明,老子保举你做个哨总!”
头目一举马刀,十几个准噶尔兵嚎叫着冲向秦时月,十几把马刀砍向秦时月。
忽听一声怒吼:“给老子去死!”
徐明武也不知从哪里捡了一杆长矛,冲到秦时月身前,当场捅死一个冲的最狠的准噶尔兵。
他的身后,是徐东颜和亲卫队,二话不说就杀了过去,掩护二位主官撤离。
徐明武扔下长矛,拉着秦时月就跑,虽然二人相识只有数日,但通过了解,已然变得惺惺相惜。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零散的枪声,徐明武猛然回头,却惊骇地看到准噶尔军各色各样的火枪,在向他的亲兵们开火射击。
徐明武的十几个亲兵,连同亲兵队长徐东颜,一起倒在了血泊中……
“颜哥……”
徐明武止住了脚步,两眼发直,感觉自己的心像要静止了一般。
渐渐的,他的表情异常痛苦,眼中含着泪水,见敌人追来,一咬牙,带着秦时月纵身入了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