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zf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直播十萬大山的悠閒生活 以城-151-需要把入口封住嗎讀書-ckokv

直播十萬大山的悠閒生活
小說推薦直播十萬大山的悠閒生活
怎么办?现在我回去还来得及吗?
郑伟看了一眼为首的那个怒目瞪着的强哥,想要开口,但还是忍住了。
如果此时他说回去的话,这些人会打他的吧?
可是不走的话,他这颗小心脏实在已经承受到了极限了!
“强哥,你说咱们现在怎么办?”
这里面最不害怕的,应该就是那个拿着罗盘的男人了。
他一直面不改色地看着自己的罗盘,另一只手还拿着一本残破的书在翻着。
“你有没有看出来,这个墓里面到底是什么?”
“应该也没啥东西。不过这地方实在是有些宽,而且门太多了,我们估计时间不够。”
强哥沉思了一会儿,“那就继续走吧!能找一个是一个,总不能白跑一趟。”
“你们都快些走,不要跟我在那儿哆嗦嗦的,没个男人样!”
强哥回头骂了几句,又和那个拿着罗盘的男人继续往前走着。
只不过他们还没走几步,就看见前面有一股若有似无的烟气。
因为有灯光照着,所以那烟气看着特别的明显。
他们正奇怪着,鼻间就闻到了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
“呕…..”
这味道直接让郑伟干呕了起来。
而其他的几个男人,也捂着鼻子,努力的屏住呼吸。
这味道神他妈太臭了。
“这不会是什么毒气吧?”
“臭氧掸都没有这么臭!”
他们反应非常的快,立刻脱了自己的外套,在甬道中用力的扇动着,将那股气味快速的散开去。
“我闻到这味道像黄鼠狼。”
拿着罗盘的男人说着。
“黄大仙这东西可邪门了,看来是它们在看着这地方啊。”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如果惹到它们了,估计以后可没有好果子吃。”
“时间这么急,能搞出来个什么呢?他娘的浪费时间。”
强哥不满的咒骂了几句,不过还是带人继续往前走着。
他们走了没多久,就发现这个甬道前面居然是一条死路。
死路也就算了,而且那黄泥墙壁上面,还布满了许许多多的抓痕……
有的抓痕,甚至还带着红红的,如同血丝的痕迹。
那痕迹,就像是有人在痛苦的扒拉着墙壁一般……
郑伟到了嘴边的疑问,又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他缩着脖子,观察着旁边几个男人的表情。
还是那个拿着罗盘的男人,比较大胆。
他往前走了一步,用手指摸了一下那上面的抓痕,又在指尖闻了一下。
“就是黄鼠狼这玩意儿在装神弄鬼。”
“不管它,我们继续走。换条路。”
“不用换,这边肯定还有路的。”
拿着罗盘的男人摸着甬道旁边的墙壁,随即定了一个位置。
“老四老五,你们俩过来将这边敲开,这边应该是空的。”
有两个男人拿着兵工铲上前,将他所指的那个地方用力的敲了几下。
“轰隆。”那里就倒下来了一大块土块,露出一个大洞。
那边只有薄薄的一层土,一敲里面就露出来了一个洞口。
强哥拿着灯光往里面照,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
那是一条布满了蜘蛛网的甬道。
“我们从这边往里走。”
拿着罗盘的男人率先钻了进去,用手中的书本绞着挡路的蜘蛛丝。
郑伟跟着其他的人紧随其后。
这条甬道很明显没有被任何人走过,因为不管是墙壁上面,还是脚下都布满了蜘蛛丝。
它们前脚刚进去,后脚顺着那个洞口跟着进去了两只黄鼠狼……
農門喜事:夫君,來耕田
这条路虽然非常多的蜘蛛丝,但是郑伟一些人走的还算是顺利。
最起码,再也没有那些奇奇怪怪的声音来干扰他们了。
只不过他们走了没多久,前面又没有了路。
无路可走,他们只能再寻找其他的路。
这一次他们还是按照刚才的方法,在墙壁上面找了一个位置,敲开,果然看见墙壁的另一端里面是空的。
他们再次钻进去继续往前走。
等他们走了没多远,这一次黄鼠狼便没有再跟上去了。
“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呀?”
杜风看见一只黄鼠狼走了出来,立刻悄声询问着。
他在这里等了都快一个多小时了,非常的着急。要是黄鼠狼再不出来给他个消息,他都想进去看看。
超级修复系统
说实在的,其实他也非常的好奇,这里面的墓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之前在电视上面看过的那些,都是非常的刺激,所以他也想亲身感受一下。
不过,他还是打消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因为既然他将这件事情通知了公家那边,那现在这个墓就是属于公家的。
如果他擅自进去的话,一定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杜风心静如水,并不想给自己留下祸根。
“已经将他们赶出那个迷宫里面了,他们一时半会儿应该是走不出来了。”
黄鼠狼站在杜风的面前,很快从那个洞口也涌出来了许多的黄鼠狼。
“我们将有些好一点的路,都给挖起来封了。他们不会这么快出来的,你放心吧!”
“需要我们将这入口也给封住吗?”
黄鼠狼的挖洞能力还是不错的,此时也竭尽全力的想要帮助杜风。
“那倒不必,等会有人来支援了,他们就跑不了了。”
这要是把里面给封掉了,岂不是要害死人了。
杜风可不做这样的事情,他想要的只是让执法者来制裁他们。
“ 现在这边应该没有其他事情了,你们先歇一会儿吧。”
杜风又觉得不能总是麻烦他们,“你们先在这看着,我回去给你们拿一些食物过来。”
听说有食物,那些黄鼠狼兴奋了。
这边离杜风竹屋还算是近,他这脚程,只用了不到20分钟就跑了个来回。
他提了一大筐的鸡蛋,应该够这些黄鼠狼吃了。
异世之杀猪悍匠
反正它那边鸡蛋还是挺多的,就当是给它们的辛苦费了。
黄鼠狼们个个拿着鸡蛋吃了起来。
津津有味的样子,把杜风都给看饿了。
还好,他临走的时候摸了两根黄瓜,此时就趴在草堆这边啃着。
天上灰蒙蒙的,终于亮了。
杜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这草丛堆里面就睡着了。
他失望的是,他都等了一晚上了,那些执法者也都没有来。
难道是,他们在大溪村里面迷路了吗?
“那洞口那边有动静吗?他们那些人出来没有?”
“没出来呢!我们帮你在那洞口看着了。”
这黄鼠狼真是一个好伙伴,尽职尽责。
杜风睡着了,它们依旧帮杜风盯着这些入口。
杜风伸了一个懒腰,揉了一把脸,站起来看着不远处的山崖。
层峦的山峰透着微微金光,看来太阳应该快要升起了。
现在已经七点多了。
也不知道那些专家什么时候能够过来!更加不知道,郑伟他们这些人在那地底下都干了些什么……有没有拿到宝贝呢?
这样等着,其实是最焦虑的了。
赵语这一夜睡的也不算是踏实,她一觉醒来简单的做好了早餐,就来找杜风来了。
她就煮了一些鸡蛋鸭蛋之类的方便携带。
“你先吃点垫垫肚子,这边我来看着吧!”
赵语溜到杜风这边,一看他们的情况,就知道那些人一定是还没有从墓里面出来。
两个人趴在草堆后面隐着身形,杜风吃着赵语拿过来的鸡蛋。
“这个山坡底下,有多大的空间啊?怎么他们一晚上了还没有出来吗?”
赵语看到那露出来的洞口,非常的好奇。
“那谁知道,我也没有进去看过。”
“那你不是可以和小动物说话吗?你问这些小黄鼠狼啊!”
“对黄鼠狼来说,那肯定可大了。”
杜风连吃了几个鸡蛋,掏出自己的手机,发现手机上面有一个未接来电。
正是那个孙兴才教授打过来的。
杜风立刻给他回了过去。
“孙教授,你们什么时候过来呀?昨天晚上的时候,已经有一伙人下到那个墓里去啦。”
杜风此时听见这些人的声音,那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呀。
可是也没有办法…..
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居然拖了这么久还没有来!
特别是那些执法者,居然让杜风等了一晚上,都没见他们那人影…….
果然这小县城的这些执法者,办事效率就是太低了。
孙兴才一听杜风说这话,立刻紧张了起来。
事实上昨天晚上他查资料,也查的非常晚才休息。
所以半夜杜风打电话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听到。而此时他也确定了杜风其实是没有骗他,大溪村那十万大山中,肯定是有墓的。
网游之诸侯 子云
他这个时候给杜风打电话,也是正准备去往杜风所在的大溪村赶。
“那伙人难道是盗墓贼吗?那他们现在是不是已经将墓中的东西都搬走了?他们是如何找到那个地方的?”
孙兴才话里的意思,就是杜风肯定是泄露的消息了,或者说是杜风带的那些人下去的。
绝品兵王 鬼算神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半夜的时候听见直升飞机的响声,然后就看见一伙人带着很多东西就下去了那个洞口里面。”
“同志,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们看紧啊?我们现在立刻就往那边赶!!”
孙兴才终于着急了起来。
“大概也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就会过去。到时候你能不能接一下我们?”
“行啊,等你们来大溪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会过去接你们的。”
“好好。麻烦您一定要帮我们看好,我们会立刻过去的。”
杜风暗道,如果你们今天要是不来的话,他就放弃指望这些人了!
挂断电话之后,杜风又继续在这儿看着。
“怎么样?你找的那些人,他们都快过来了吗?”
“差不多。往这边赶的话,肯定还需要一段时间。”
“你不要在这里啊!你回去吧!”
杜风一个糙老爷们儿在这草堆蹲着,可是这个赵语居然也趴在这个草堆。
这小姑娘真是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
不过,他在这边也没有其他的事情。
“你一个人在这里趴着多无聊呀,我帮你一起在这蹲点儿呀。”
赵语闪烁着一双大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个洞口。仿佛只要她一眨眼睛,那洞口里面的人就会消失了一样。
杜风看她眼神透着兴奋,小表情实在藏不住的好奇!不懂得这个小姑娘为何这么开心?
难道她就不害怕,那些人如果真的出来,发现他们,那到时候会杀人灭口?
好奇害死猫的道理不懂吗?
“你还是回去吧,这里有我和黄鼠狼看着就行了。人太多了,到时候目标就变大了。”
“没事的,那些人应该不会出来这么快的!再说了,你不是联系的那教授很快就会过来了吗?”
“我在竹屋也是没心情画画了,不如和你一起在这里看着。”
赵语非常的坚持要留下来。
既然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杜风只能让她留在这里了。
好在,没有让他们等太久。杜风很快就收到了孙兴才教授的电话。
“同志,我们已经到大溪村村口了。可是并没有看见你的人呀!你能不能来接下我们?我看这十万大山实在是太大了。我们估计一时半会找不到的。”
“行吧!你们先继续往村子东头走。然后看见一只脚上面绑着红绳的麻雀,你跟着它一起进山就行了。”
“脚上绑着红绳的麻雀吗?”
孙兴才一脸刷懵逼,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通知怕不是真的在消遣他们玩呢?
“对,这是我养的,它们会将你带到这个地方来的。”
“行吧……”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办法?来都来了……
孙兴才的语气充满了无奈和怀疑。
杜风并没有解释那边,直接喊来一只小麻雀,将它的脚上面绑了一只红绳,就让它去代领人了。
……
“孙教授,这人怕不是骗子吧!什么麻雀领人…..”
“对啊,教授,这消息可不可靠啊?别又让我们白跑一趟啊!我看了这十万大山,实在是太大了。”
说话的二人是孙教授一个单位的同事,他们是此次和孙教授一同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