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0f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別叫我歌神-第1237章:世界上最賺錢的婚禮相伴-8smb9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也难怪邹老如此得意。
“江卫的海上龙宫婚礼”,目前拍卖已经接近尾声,价格已经慢慢固定下来了。
在这场婚礼里,从低到高,徵、羽、宫、商、角这五个等级的数量,分别为640个、200个、100个、50个、10个。
而它们的均价,也高到离谱。
数量较多的前四个等级,已经分别达到了15万、45万、70万、150万的均价。
这个数字,真的是让人惊爆眼球。
150万,已经可以在全国几乎所有的二线城市里,买一套房子了。
别说在这个国家里,收入低于1000元的六亿人了。
就连邹老这种功成名就,泰山北斗级别的教授专家,看到这个价格,也是咋舌不已。
霸天
什么人,会花这么多钱,只为了参加一场婚礼?
只能说,这个世界上,有钱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而最可怕的是,最高等级的“角”字席位,均价竟然高达2400万!
其中的价格,从最高的传说中距离谷小白较劲的5000万,到最便宜的1000多万不等。
即便换算成国际上最通行的美元,而从最低两万多美元,到最高七百多万美元的单价,让人咋舌。
即便是收入极高的美国,这也是一笔巨款,足以让人铤而走险了。
所有的1000个拍卖的席位,一共拍卖出去了5.71亿人民币,八千七百万美元。
世界顶级富豪结婚嫁女,也不过是花费这个数字,而江卫呢?
竟然能赚这么多钱?
事实上,这还没算上,届时江卫婚礼将会全网直播带来的其他收益。
为了直播这场婚礼,许多大的网络平台,也支付了巨额的转播费用。
这才是这场婚礼的真正收入所在。
嬌妻來襲:老公請淡定 憂然
网络上,围绕这场婚礼的争论,已经快爆炸了。
从这场婚礼被公布出来开始,就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尖浪口。
有人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愿意为了去参加一场婚礼花那么多钱。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买了这么贵的票!”
“为什么这世界上有人愿意一掷千金,参加这种婚礼?”
“有这么多钱,拿出来捐了不好吗?”
当然,这种就算是道德绑架了。
谷小白和江卫的粉丝们,则是努力维护。
“如果把这场婚礼,完全当成是一场婚礼,这么多钱当然是太多了。但是如果把它当成是一场大秀,一场表演,一部电影,几亿的票房就不算什么了吧。”
“看小白公布的那些内容,估计投资也是爆炸,能赚钱难道不好?”
剑仙启世录 刘思元
前生今是 陶範蠡
“人小白又不是薅你们的羊毛,人小白是在赚富人的钱,不知道你们在吐糟什么。”
“这笔钱都是会注入基金会,为老兵们提供资助的,那些说这些钱为啥不捐了的,这些钱就是捐了啊。”
一场婚礼,把江卫推向了风尖浪口不说,还给了他一个“世界上最值钱单身汉”的称呼。
这种话题度,让俞文鸿嫉妒得简直眼睛都要红炸了。
她永远也不明白,谷小白的底气。
一直以来,明星上社会新闻往往都是跟各种丑闻联系在一起的。不是出轨,就是离婚,往往都是负面消息。能够在这种负面消息之中全身而退的,自然可以名气再上一层楼。但是这世界上,又有几个能够经得住人用放大镜来看?
偏偏,谷小白毫不顾忌这种在社会舆论的浪尖上跳舞的危险性,或许这真的是艺高人胆大吧。
江卫晋级“最贵单身汉”的时候,在江卫的战友群里,也已经热闹了起来。
许多和江卫比较好的战友,都已经接到了江卫的请帖。
群里已经连续好几天,热度高居不下,每天都有几千条的讨论了。
一共才几十个人的群,每天刷得手机都要卡了。
“我收到请柬了!啊啊啊,我还以为江卫把我忘记了,担心的要死!”
“卧槽,第一次接受这么高级的请柬,我老婆都快开心坏了!”
“我的已经在派送了,为了接请柬,我专门找老板请了假,回家等着请柬到,这么重要的东西,可不能丢快递柜里……”
“你们说,以后这请柬是不是该裱起来?说不定会有人收藏呢?”
“可惜,请柬只能带一个人去,我和我老婆商量了一下,打算带我儿子去见见世面,唉……如果能把全家都带去就好了。”
——————
“好了好了,知足吧,我问过了,咱们这个请柬的席位,大概是第三档的水平,一张票45万呢!半套房子啊这是!”
“半套房子?在我们这农村,可以买两套了!”
“你们说得,我都想卖掉了!”
“你们说,我们到时候要穿啥啊,去了可别给江卫丢了人。”
文娱从综艺开始 游方老盗
“对啊,江卫家里没人了,咱们也算是男方的宾客吧,可不能丢了江卫的人!”
“我老板听说我要去江卫的婚礼,已经连夜给我定做文化衫,让我穿着我们公司的文化衫去上镜了!”
“6666,可以拒绝吗?拒绝了会不会失业啊!”
金银满堂,财神王爷抠门妃
“咱们要不要集体定做一下衣服?”
盛夏如陽,暮夏微涼 季筱白
“这个主意好,到时候让别人一眼看过来,就知道我们是江卫的朋友!”
“现在还来得及吗?没两天了,得准备出门了!”
盘古弟子逍遥录 红苕炖地瓜
“老李是服装厂的,问问他!”
枕上婚色
“我们厂长说了,赞助!不要钱!”
“对了,问问老王的意思!”
十絕艷
“@王金广老王,你是群里老大哥,你出来说说,咱们该怎么办?”
整个群里,真的是喜气洋洋的,大家都在热切等待着,去参加这场史无前例的婚礼。
王金广看着大家的讨论,却久久没有发言。
一开始,大家看江卫的时候,还有着淡淡的嫉妒在里面。
凭啥江卫可以,我们就不可以呢?
现在,就是一片祥和了。
这大概就是差距太大了,就算是嫉妒都嫉妒不上了,反而与有荣焉了。
而且,被江卫邀请参加这次的婚礼,对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来说,都是可以吹一辈子,而且可以让人高看一眼的谈资了。
“这事儿我不敢做决定,咱们好好商量一下。得给江卫一个惊喜……对了,到时候我可能不跟大家坐一起,小江想要让我上台发言。”
王金广紧张啊:“怎么办,我到时候该先迈左脚还是右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