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mfu都市小說 鎮國天師 愛下-第461章 聯手鬥魔熱推-6kjvc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刚听到这话,我下意识就知道要遭!
果然顾兰已经跳起来了,语气无比恶毒地指向我们,大声吼道,“风老,不要让这两个家伙离开,他们已经被列入了圣教的必杀清单,如果今天放他们走了,咱们怎么跟上面交代?”
谁晓得风魔根本不吃这一套,仍旧是眯着眼睛回头,似笑非笑看向顾兰,嘿嘿怪笑道,“今天可真是奇怪了,怎么是个人,都敢教老夫做事?”
这话说得顾兰一脸惶恐,急忙惨着脸低头说,“不……我不敢,还请风老明鉴,我是抱着对圣教的一片赤诚和忠心,才会说出这种话的。”
“算了,我不与你计较,你先走吧!”风魔摆摆手,连看都懒得再看这个失败者一眼,随即眯着眼人,继续在我和陈玄一身上扫视,慢吞吞讲道,
“本来呢,我并不打算与你们为难,可是年轻人,你刚才那句话触怒到我了,老夫一把年纪,并不对你们赶尽杀绝,留下一只手在离开吧!”
说着话,这老东西立刻往前动了一动,那一瞬间,我顿时有了一股心悸的感觉,只觉得眼前一晃,一道身影,已经鬼魅般呈现在我眼前,手爪弯曲,对准了我的左肩猛然一抓,一副要将它生生撕裂的架势。
奶爸的異界餐廳 輕語江湖
我次奥,只会说年轻人不讲武德,我看这老东西也差不多。
不变的诺言
我万没料到,风魔居然说出手就出手,而且动作是如此的迅猛,就像他的名字,一整套动作都行云流水,快得宛如风一样。
重生之爷太重口了 黑心苹果
武界战尊
面对如此强敌,我和陈玄一还能咋办?
人死鸟朝上,不服就干!
当他伸手朝我抓来的瞬间,我已经将黑魔刀竖起来,刀锋中的煞气犹如一堵厚墙,直接越过刀身,率先抵达了风魔手心。
这老东西似乎也没料到,我竟会将黑魔刀运转得如此自如,当即变爪为掌,将我的刀锋轻轻震开,口中厉笑道,“好,不愧是黑魔刀,老夫喜欢!”
说着,他手心吞吐一股劲芒,五指箕张,宛如鹰爪,反手就来夺我的刀柄。
这老头修为之前,足足比我们高了两三个层次,这一套空手入白刃的连招,耍的更是相当顺溜,几乎就要成功了。
然而他到底还是小看了我爷爷施加在黑魔刀上的禁制,这世间除了我,有资格举起黑魔刀的人实在不多,就在这老东西手指头堪堪接触刀柄,正要发力将它夺下来的瞬间,黝黑的刀锋之内,顿时有着千万锐芒同时响起,刀身反震,发出重叠爆响,强行将这老家伙的手反震开来。
现代封
他手心一麻,脸上也产生了诧异十足的变化,捂着手腕爆退两步,低呼道,“不愧是林老魔,以为给黑魔刀施加了禁止,老夫就不能抢了吧!”
青春愛無悔
话音刚落,风魔双手平举,一左一右两只手上,各自有着诡异的黑雾升腾,再度电射而来,势要抢夺。
但与此同时,陈玄一的两仪剑也自侧面递来,剑锋一弹,化作一把弧刃,与那风魔派来的双手连续撞击了两次,锵然有声!
有了魔刀在手,我内心早已忘记什么是恐惧,在黑魔刀那冰冷的煞气感召下,内心一片森然,趁着陈玄一逼开风魔夺刃之手的同时,暴进一步,将刀尖朝他心窝子出桶去。
“好小子,不错!”
风魔似乎也察觉到,我和陈玄一联手并不好对付,立刻将脚尖压地,身体好似大鸟般腾空而起,发出一阵阵的锐啸,双手擎爪,化作历鹰的铁爪高悬,分别拍向我们的天灵盖。
这一爪擎空,顿时有着黑云变幻,无数气流在我们头顶盘旋凝聚,声势滔天。
我感觉双眼一黑,甚至无法通过炁场的捕捉,辨认对方的落足点,唯有鼓起余力,将太阳穴撑得暴跳起来,点燃了左手中的阴寒之气,与对方拼斗在一起。
与此同时,陈玄一也快速腾出一只手来,横掌一封,挡在了风魔的利爪前面。
砰砰!
接连两声爆响,几乎是不分先后地响起,一股巨力随之涌来,震得我双眼发黑,整个脑子都陷入了眩晕。
讲真,这风魔带给我们的压迫感,简直比之前的般智上师还要强悍,放眼我们在藏区遭遇过的所有对手,恐怕也就唯有修为绝顶的莲竹法师,方能与之抗衡。
我这边心中震撼,只觉得手心一麻,沉得几乎要把腰弯下去,另一侧的陈玄一也不轻松,一声爆吼,嘴角也溢出了血丝。
风魔居高临下,保持着双掌拍落的姿势,那张苍老而麻木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深沉的冰冷,“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不错,实在是不错啊……”
他嘴上说着不错,然而那漆黑双手之内,却有巨大的魔气纵横,宛如压顶泰山,震得我和陈玄一纷纷爆退,脚底一打滑,双双跌落,赶紧一个懒驴打滚,避开了随之袭来的腿中劲风。
咔嚓!
风魔一腿横扫,腿风自悍勇,将那三指宽的地砖直接给刮掉一层,回身一个劲踢,爆踹在我胸口,踢得我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掉在地上,只觉得呼吸难受,五脏六腑都在打结,整个人嗖的一声,狠狠撞向了别墅墙壁。
我靠……
爬起来的我只觉得五腑翻江,整个胸口都麻了,也不晓得肋骨到底断了没有,只感觉呼吸很不顺畅,犹如压着一块大石头,呼气难受,吸气更难受。
“怎么样了!”陈玄一如临大敌,快速跳到我这边,一边执剑高举,用剑尖遥遥锁定风魔,一边腾出手来拉我。
我努力深呼吸,将胸口那股躁动的气血压制下去,内心却是暴跳如雷,将黑魔刀一举,冲风魔历吼道,“倚老卖老,你特奶奶的得意个鸡毛,不就是比爹年长了几十岁吗,换了我到你这个岁数,一刀就能劈掉你!”
风魔气定神闲,并不动怒,老脸中弥漫的阴狠散去,化作玩味的冷笑,“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少年天才,但是最终能够走到最后的,却始终犹如凤毛麟角,你们可知为何?”
见我和陈玄一并不答话,这风魔又自顾自地卖弄起来,满脸只得地冷笑道,“只因为这花花尘世,诱惑实在太多,有人争名,有人逐利,有人则为了所谓的道义,偏要去挑战自己惹不起的存在,能够静下心来修行的人,实在太少。”